三轮车在火车站外的第79条公路向北缓慢地前进,他的目光向四下的公路扫视着。对于这个东南亚地区的向导他已经有些惧怕了。

     “现在这个季节是瓦城最美丽的季节,很多国外游客都会选择这个时候来缅甸旅行。”三轮车行驶了一阵子之后,这一位名字叫kyawkyaw的车夫一边踩动脚踏车一边和他搭话。他讲的英语口音音调有些19世纪英国人讲的味道。

     “这是你第一次来缅甸?或者亚洲?”

     “是的!缅甸是第一次来。但是我之前来过亚洲,我常常会去中国,泰国,越南和其他的一些亚洲国家。”

     “哦!是吗!真好!你可以到这么多的国家去旅行。”听他的语气里似乎有些羡慕的意味。

     “你常常旅行?”

     “是的!我喜欢旅行!你呢!你曾经有去过什么地方旅行吗?”

     “我!我想我也喜欢旅行。但是我还没有出国去旅行过呢!我也想到处去走走。不过在这个国家不太可能!至少这对于一般普通人是比较困难的吧!你想必也知道或者听说过吧!”

     “嗯!有看过一些些新闻和报道!”

     “但是最近这几年似乎已经有所改变了吧!”他接着又说。

     “是有些改变,但是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和20年前似乎没有什么两样。至少是20年前这里没有‘可口可乐’ 而现在虽然有了,但是却总是让人感觉这里的可口可乐’不是‘ 可乐’的原味。”

     “或许!但是从本质上说,你们所期望的改变至少是需要什么样的改变呢!?比如说生活环境,物质生活......或者其他什么的。”

      “嗯......这么说吧!像我爷爷那一辈的人,那个年代的他们所期许的是希望能够从当时的殖民者手中活得有尊严。而我父亲那一代呢!他们更多是需要自由、和平与平等。当然这个平等是与国外人民来作为衡量的。而到了我们这一代,我想我们需要的是机会。我们需要机会和创造来改变我们自己。-------所以我觉得就是这‘改变’。你说呢!?”

      丹尼尔 没有搭话。他们的交谈似乎在某个地方中断了。kyawkyaw继续踩着三轮车。路面极其不平坦,每当经过一些坑坑洼洼的地方他总是会捏住刹车,然后小心翼翼地踩动脚踏板。尽量让三轮车没有那么颠陡。

     公路右侧的人行道上林立着一排枝叶茂盛的柚木树,硕大的黄叶时不时地应着一阵迎面而来的风从枝头上滑落,像蝴蝶飞舞的翅膀一样在半空中转动不止,接着便渐渐无力地跌落在地面而发出声声近乎叹息的声音。柚木树下每隔一小段路总是会有一个小吃店样的小摊子,水果店或者什么的。这些摊位大多以木板或者竹片搭建,而后撑有一把涂有五彩色的花伞。但最多的还是排满各种材料罐子的槟榔摊。kyawkyaw每经过一个摊位便会把握着三轮车的左手松开向坐在摊位里的店家打招呼。商店的老板大多都是妇女或者老人。

     在经过一间槟榔摊的时候, kyaw kyaw 停下三轮车,把手刹固定好。而后对 丹尼尔 说要耽误一下。

     买槟榔的是一位中年妇女,乌黑的头发结着一个大大的发结,脸颊两边涂着蛋黄色的树脂粉。看到 kyaw kyaw

走到摊前便起身上前从木桌子的红色塑胶水筒里捞出一叠绿色的叶子。而后一边和 kyawkyaw说话,一边手手中的木汤匙快速的从一个淋满白色液汁的罐子里掏出白色的类似石灰的液汁。她把那白色的液汁分别擦在手心里的绿色叶子上面,然后又打开各种木盒,取出里面的各种类似坚果的东西放在先前的叶子上,最后再快熟的包裹起来。看她包裹槟榔的样子,像中药师在各种药草中抓药一样。只是比起中药师抓药,这看起来似乎轻松而有趣得多了。

     Kyaw kyaw 在摊位前停留了不大功夫就回到了三轮车座上,而后松开手刹后继续踩动三轮车。


     9月午后的亚热带季风最为炎热,行道树下常会有一些左手握着以椰树的叶子编制成的扇子右手握着佛珠的老人,他们或坐或站,或来回踱步。马路上行驶的车辆大多都是以日本70年代的toyota出产的白色轿车为主。或是一些看起来像是经过改装的娇小货柜式的小卡车。那些小卡车的车身后半部以帐篷为顶的车篷下坐满乘客。有的还会在车尾站上几个人。每到了一个站就会有几人下车。他们大多手提饭盒,看似公司的职员下班人士。当然也有身穿白色衬衫和绿色沙龙的中小学生。再就是摩托车奇多!各种各样的摩托车几乎占据了一半以上的路面。每当绿灯亮起,总会有一窝蜂摩托车朝马路前面冲去,把汽车远远地抛在后面。


     “你想试试看吗?”kyaw kyaw 说“缅甸的槟榔。你以前吃过?槟榔?”

     “哦!我想...我不要了!谢谢!”他说“以前在台湾有偿过一次。有些苦,辛。怪怪的!在火车上也尝过一次。不是很能够接受它的味道。”

     “是吗!我也觉得。不过对这东西入迷的人来说或许他们就是寻找这样的感觉。我就是!”

     “是吧!不过这就好像抽烟一样。我总觉得这是一种有害的东西。至少像烟瘾!”

     “也对!但是这种东西已经深植于缅甸人的心,有百分之80的缅甸人都有嚼槟榔或有嚼槟榔的经验。尽管大家都知道它对牙齿与口腔有危害。但是还是这么喜欢!像一种文化,一种缅甸特有的文化!妇女和和尚都有嚼槟榔的习惯。”

     “是吗!”他有些不可思议。


     “我喜欢这条街!”当 kyaw kyaw 把三轮车 从79条公路转进左边一条类似商业街的时候,他似有所感地说。

     “我在这条街住过五年的时间,那时候上大学。” kyaw kyaw 继续说“刚刚从农村里来,对于城市生活会有一种特殊的向往和迷恋感。”

      其实这条街并不怎么地繁华,道路上行人不多,商店看起来也是冷冷清清的。只是相对于刚刚的那一条马路,这条街道上的三轮车多出了一些。

     “就在这一座楼上!”kyaw kyaw 指着街角一棟大楼。

     “哦!是吗!”他顺着kyaw kyaw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座外观看起来看似19世纪,英国特有的建筑风貌的建筑物。两层楼高的建筑物,看起来原先应是白色的墙壁上漆色已脱落殆尽。屋沿边和窗帽上附着一层类似墨汁的颜色,窗帽上还厚厚地长着菌绿色的青苔和杂草。二楼的窗子大多都是紧闭着褐色的木板门,只有一个挂着一些类似中国兰花的窗子倘开着,一个额前的头发剪得齐齐小女孩,怀抱一只花白色的小猫走到窗前,用它的爪子去拔玩青色的玉兰叶。屋顶上有几只黑色的乌鸦在‘嘲舌’。

楼下分别开有三四间日用品商店和食料店。店面已经很陈旧,水泥地板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用竹子编制或者旧轮胎皮切割而成的大箩筐。箩筐里的东西大多都是一些瓜果。一个个径口足有两尺的大盆里,堆着像山坡一样尖尖的各种米堆和血红色的洋葱。上面插有用缅文书写的价格标签。几个妇女正在其中一间店前挑着呈水红色的番茄。

     往前去街边也同样是两排看起来足有些年岁的建筑物。倒是这里的商店相对于刚刚经过的街角似乎没有那么陈旧而整洁了些。有一些药店和时装店,经过一间摩托车零件店门前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色衬衣年、约40岁左右、身材略胖,个子有些偏矮的男子。看到kyawkyaw

的三轮车驶近,一边把红色塑料袋递给买东西的小伙子,一边举起右手向三轮车这边做状打招呼。宽大的脸笑起来的时候,两边浓密而粗的眉头似乎就快要连接成一条线。Kyawkyaw

也挥手示意。

     “我的大学同学!”kyaw kyaw 说“大学毕业就继承了他父亲的店面。上学的时候头脑灵活,是个优等生。本来考取了国外留学的机会,但是因各种原因而留在了国内。”

     “哦!是吗?什么原因呢?”

     “太多了!比如护照和签证,还有家庭观念什么的!”kyaw kyaw

说,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无奈,语音有些许失落,但这瞬间即过。而后又继续说道;“比如父母亲希望能够在家经营小本生意!怕去到国外就不太想回来啦

... 等等。”

     “所以大学毕业才两个月就结婚了!”

前面的柏油路面上有一个类似下水道道管的突起物,kyaw kyaw 从三轮车座位稍站直身子,然后再稍使了一丝力气踩着脚踏板越过下水道。

     “别的地方或许对这没有太大影响。不过!在这个国家。一旦你结了婚之后,人生中很多的理想与目标就会被窒息。”


     街心的迎面有一台白色的轿车驶近。kyaw kyaw 把三轮车稍靠向右边的马路停下让其先过。而后再继续踩动脚踏板。

在这条行人熙攘的街道行驶了大约十来分钟,之后转进右边的一条街便到了酒店。

     “明天什么时候来接你好呢? ”

     当他把2角美金递过去给他的时候,他并没有伸出手去接他手中递过来的钱。而是一脸期待地对他说,尽管他刚刚已经讲好了明天会组用他的三轮车,但是他怕他改变主意。-----他希望他能够再替他服务。接待国外游客比起接待国内乘客所赚取的待遇会高出许多,再说国外游客本来就比较稀少。尽管这并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想透过多接触外地游客而能得到他所需要的一些东西。


     “我明天的行程还没有计划好!”他开始生出几许警惕地说;“或者明天如果我需要去哪里我再通知你好吗?”

在过去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已经见过了各式各样的“向导”的作风。对于东南亚这几个比较落后的国家和地区里的一些“习俗”他已经有所见识。另外一方面他确实是还没有计划好明天的行程。

     “那么......”kyaw kyaw 想了想说“那么今天你搭乘的费用我们明天再算好了!”

     “但是我确实是希望能够再为你服务。因为我需要和外地人多接触。我需要把自己的英语说得比较流利一些。平时在这里我没有机会去说。”

    “好吧!”他有些感慨。“只是明天上午你能够起得早吗?6点?”

    “能!明天6点。”他脸上看起来有机分欣喜若狂,甚至还又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手。“谢谢!”

    “不客气!”他说“谢谢你今天的服务!很高兴认识你!”(待续。)

------------奇角《五边形》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6/02/2020 10:36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6/02/2020 10:32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23/09/2019 01:51 p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9/2019 07:03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14/07/2019 01:26 p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8/07/2019 10:56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12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09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8/07/2019 09:41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8/07/2019 08:48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750006
  • 在线: 9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