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车

 

绿皮已脱落得像古铜生出锈斑的火车,撕裂着破嗓的汽笛鸣声,在临近8月正午的烈日下穿过一片正待秋收的稻田。车厢的窗外,延绵的金色田丘随着初秋徐徐的西风,摇曳金芒四射的谷穗而荡漾出层层稻浪向远处辽阔的天际延伸而去。
    “
如果没有这轰轰隆隆的铁轨的怪声,或许还能听听这稻浪的声音他想。
     
他而后又闭上眼睛,他想试图听到一丝稻谷摩擦出来的声音。但他仍然徒劳而惘然!最后只得再度睁开眼睛,把目光重新投向窗外。车窗外闪忽而过的稻田上,拍打着浅褐色翅膀的麻雀,由铁道边缘的谷穗丛里一群一群地惊飞而起。仿佛对这个庞然大物与生俱来的惧怕。
     
这是他此次行程里的第8 个国家;缅甸。
     
每当火车进入一个村庄。村庄与火车交接的泥路口,看似因农用牛车辗转而使得路面两侧深深凹进两条如雨道的土路路口旁,漆着红白相间的斑纹铁栏外。总会有一些年约七八岁,皮肤黢黑,两边脸蛋上仿佛涂着一层淡黄色物质的小孩。他们三五成群地站在夕阳的余晖下欢呼着向火车的车厢挥舞双手,叫嚷。有些农村里的孩童甚至还会沿着铁道两侧的田埂追赶火车,直到火车把村子远远地甩在米灰色的林子后面.......
   
一片嘈杂的喧叫声把他吵醒。他睁开眼睛看着车厢的顶棚,火车似乎已经不再摇晃了!他随却坐直身子,瞬间头脑有一半沉得好像灌了铅水。他打开卧铺车厢的车窗,探出头向外张望。火车外面人头攒动,下车的乘客和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把本来就小得可怜的车厢出口拥挤得水势不通。
   
那些小贩有从左手手腕到手臂戴满各种手表,然后右手高举着手表的中年男子。有身体干瘦而头顶一大碟放着各类水果和食物的妇女。有脖颈上用花格子布条拴着竹子编制成的怀兜,兜着各种日用品的看似中学生样的少年......他们都在口舌不停地,不厌其烦向下车的乘客推销贩售他们的物品。
    “
又是个苦劳的行程!:他想,随后翻身下了卧铺。
     
走出包厢的时候他不忘回头看了一下是否有什么遗漏下。
    “
在这可不比在欧洲!他提醒自己。
----
到这个东南亚的半个月时间里。他的警觉性突然变得很高。
   
因为这里没有人会把你遗漏的东西拿到车站站台替你保管,而后还会从乘客登记簿里查找你的联络方式,然后打通你的电话通知你在火车车厢里遗落了东西。
   
经济厢里的乘客大致都已经下车了。他向车厢里四下打量;除了一个头戴鸭舌帽的老人家和另外一个戴着一副黑色镜框的僧人以外,再就是他了。
   
他以为这样应该能够轻松地步出车厢的出口。可当他走到出口,一个手提串串白色茉莉花串,身材肥腴却用沙龙把腰扎束得紧紧的中年女,微笑着向他走来。接着其他小贩也一拥而上。独善其计地以英语和缅语夹杂的言语向他销售手中的物品。
   
就在他快要失控的状态下,他侧面一个中年样的男子,双手举着一块以英语书写着临时向导兼三轮车服务木板牌,从包围着他的人群外高声地向他打招呼。而后挤过人墙来到他面前,并且用发音完整,语句却有些生硬的英语说;哈罗!你好!我的名字叫做kyaw kyaw 。你需要旅游向导或者三轮车服务吗?我可以为你服务!说着向他伸出右手。

    “
你好!;他礼貌地回答,然后和他握了握手。
     
他打量着眼前这个头竹叶帽,身穿白色衬衣和格子沙龙的男子。心想;这不会像越南火车站那位临时导游了吧!
     
在他犹豫的时候。眼前这个看似40多岁,瘦骨如柴 ,身上穿着的白色衬衣肩膀上补着一个破洞的名字叫....什么...kyaw
kyaw..
的中年男子却突然转身,举起双手向身后的小贩大声说了几句什么!之后这些小贩奇迹一般地应身离开了!有几个年纪和他相仿的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并且向他这个蓝眼睛白皮肤黄头发的欧洲人,示意的顶顶头而后便转身离去。
    “
你好!欢迎你来到 曼德勒。这是个迷人的城市。” 
     
这个名叫kyawkyaw的男子以英语向他问好之后又同样用缅语说了一句。而后露出一口和一般缅甸男性一样因嚼槟榔而染上红色液汁的牙齿,但他的牙齿看起来却排列整齐而完整得多,牙缝上也没有受到槟榔的残渣。想是刚刚刷洗过。
    “
向你介绍一下,我今年38岁,未婚,缅甸理科数学学士。我的名字刚刚介绍过了!可记得? Kyaw kyaw ?很高兴认识你!
    “
当然!我叫丹尼尔,很高兴认识你!他回答说,而后心里在咕噜着;一个物理学士会来做临时向导!?
    “
你有预定的酒店吗?”kyaw kyaw对他说  “如果你还没有预定任何酒店,我可以给你介绍一家!好多外国游客我都会送他们去那里住宿。
    “
哦!不了!谢谢!他说我预订了酒店。
    “
但是我可以租你的三轮车!他又说你的收费是一天多少?
    “
一天十美元!
    “
其实这价钱不贵,很合理!以前我接待的游客都是这个价钱。看他有些犹豫,这一位说话的时候脸上总是面带笑容的车夫又接着说。然后他从别在腰间沙龙上的钱包里取出一些照片。
     
他说照片里的人都是他曾经接待过的游客的合照。这些照片看起来大多都已经有些时日了,也有一些是新的。照片全部都用透明胶粘工整地抱贴着,其中有一张好像已经张贴过了好多次。照片表面看起来有些范黄。
     “
一天就十美元,城里任何地方随便你去。他试着说服他而且从你预订的酒店的地址来看,下午的时候我可以带你去 皇城。那是缅甸的最后一个王朝的皇宫。
     “
十美元......他有些犹豫!尽管对他来说十美元并不贵,但是他觉得以这里的市价来看这价格似乎高了一些。
    “
能少一些吗!我朋友之前来过这里。他说这里租用三轮车一天就8美元。他试着想压低一些价钱。
    “
这么吧!他想了一下然后对他说今天送你去酒店就算是免费的。但是明天的车费你得给我9美元一天。如何!?
     
最终他们以8.5美元一天的价格成交,而今天他送去酒店的路费2角美元。
                                                                                 
待续
   
------------
奇角《五边形》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6/02/2020 10:36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6/02/2020 10:32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23/09/2019 01:51 p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9/2019 07:03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14/07/2019 01:26 p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8/07/2019 10:56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12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09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8/07/2019 09:41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8/07/2019 08:48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749960
  • 在线: 19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